追蹤
靈光乍洩之香蕉芭樂
關於部落格
  • 8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人獸殊途的爾虞我詐

要不是在他的書『被背叛的遺囑』中大力的置入性行銷揚納賽課的歌劇,我也不會想要去買在科隆,很貴,又是在星期天晚上的歌劇,狡猾的小狐狸。想到這件事,就讓我覺得,這個米蘭昆得拉也真是很愛捷克,也很愛音樂。連書裡都還要分析揚納賽課的音符,小說的人物和頁數,也會扯到小說家的弦樂四重奏。上次到柏林,聽了他的第一個歌劇楊奴法(JENUFA),結果對這樣沒有詠歎調的歌劇感到很困惑,可是因為米蘭昆得拉,還是要喜歡揚納賽課,誰叫我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頭號大書迷。 在開場之前,我就知道那是一個兒童歌劇,可是到了歌劇院,卻一個兒童都不見,只見一堆大人,乖乖的坐在專門為兒童講解的老師們旁邊,真是到了耶誕節,大家都人老心不老,當起乖乖的兒童。不過看完歌劇之後,就很慶幸,還好兒童都沒來,否則,大人們回家,可能要回答問不完的問題。 歌劇一開始,我就很後悔,明明家裡擺了一本很厚,又有很多圖片的歌劇介紹,但就是懶得作功課。好吧,現在得到懲罰了吧。因為唱德文,所以就沒有字幕。可是那些德國人真的聽的懂這樣伊伊啊啊的東西啊?沒辦法,只好自己詮釋劇情好了。 一開場,出現好多動物喔,都穿動物衣服,真是可愛。一個獵人,好像愛上了吉普賽女孩,結果得不到他的歡心,沒想到在路上,看到這隻小狐狸,就唱說,阿,他的眼睛很像吉普賽女孩,就把他帶回家。路上,不知道導演是故意還是怎樣,還安排他們抱在一起睡。天啊,一場人獸交就在我面前演出。兒童歌劇ㄟ。 我真的要相信容格,這個可怕的心理學家說得,就像是巫師般的有道理。他說,同時性存在。就在小狐狸開場的那天,我帶了一本書,美國諾貝爾獎得主茉莉生的『寵兒』。剛好就這火車上,看到了這麼一段,講述一個美國十九世紀中的南方家庭,男黑奴們為了等待一個女人的挑選,這一年中,都以牛為發洩對象。這件事讓我很惶恐,很驚慌。現在,又來了這樣的,人獸戀的兒童歌劇。。。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