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靈光乍洩之香蕉芭樂
關於部落格
  • 8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小狐狸之我愛捷克

舞台上混亂的一塌糊塗,愛上吉普賽女孩的三個男人,看到小狐狸,都不禁的愛上他,於是台上唱者大家都聽不懂的德文,我卻開始想闔上雙眼。舞台上的混亂,我已經槁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之動物,有多少不倫之戀。突然另一隻狐狸跑出來,和小狐狸唱半天,而且兩隻都是母的,突然後來跑出一堆小狐狸,我才知道,原來他們大搞女同志,還去借精生了一堆小狐狸。這個揚納賽課還真是前衛,我不經得意了起來,果然來看小狐狸事件明智的決定。 偷偷的看了那本一百塊的簡介,第一篇就大談揚納賽克和佛洛伊德。突然整個心洋溢了起來,這兩個人還真的有關,趕快看。這兩個人都在德屬捷克區出生,一個後來成為德語心理學家,揚納賽課卻拒絕德文,堅持用捷克文創作。揚納賽課在捷克文還沒上舞台劇前,竟然沒看過任何一個舞台劇。看半天,很想知道這兩個人的關係,結果作者說,這兩個人,就好像平行線,之前彼此無交集,後來也不會有。這個作者錯了,怎麼會沒交集呢??交集就在這篇文章啊!!他們的沒交集,寫在這篇文章,就是交集,了不起的作者啊。 這時,我的目光又在昏暗的光線,和聽不懂的音樂中,到達了米蘭昆得拉的揚納賽課。我早就知道,揚納賽課是昆得拉的大英雄,他還特別替揚納賽課寫了一堆文集。昆得拉開始訴說了,我終於,終於知道,我為什麼會被困在這出小狐狸之亂七八糟之中了。 開衷明義,昆得拉就說,生為一個小國,有者無限的悲哀。(這句話怎麼這麼熟悉?)首先,到底小狐狸要用哪一國語言來唱呢?用捷克文,大家聽不懂,呵欠連連。用德文或法文,因為音節和音樂不同,歌劇不好聽,呵欠連連。呵欠連連,是小狐狸的宿命。在捷克,揚納賽課的音樂首先被拒演,後來,二十多年後,小狐狸被首演,首演的指揮家,就是當初拒演的指揮家,他還把揚納賽課的音樂改的一塌糊塗。於是,小國人的歌劇,宿命就是,呵欠連連和被亂改一通。這時,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湯馬斯出現了,米蘭昆得拉和他的捷克民族主義,把一生以性交為尋求生命意義的湯馬司,和揚納賽課結合在一起。民族的悲哀是底,性交是手段,結果就是,我坐在科隆的劇院裡,看者小狐狸的我愛捷克。 歌劇有結束的時候,故事也有結束的一天,我在回家的路上,還是緊緊懷抱者揚納賽課的小狐狸,想者昆得拉之可憐捷克。突然覺得,去看這齣歌劇是值得的,我像是被織入這場由昆得拉編劇,揚納賽課編曲,一場無邊無紀的歐洲情仇。而我,不也是抱者這樣的情仇,走入這場歷史,最後,不得不思考,這場小國的悲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