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光乍洩之香蕉芭樂

關於部落格
  • 8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低路的男性

星期六的晚上,和一個朋友坐在淡水河邊喝酒。 「還記得扭轉未來這部爛片嗎?八歲的胖布魯斯威利指著四十歲禿頭的布魯斯威利罵說:『我真不敢相信,四十歲的我不是飛行員,沒有結婚,甚至沒養狗,天哪!我竟然是一個失敗者!』」 「記得。」我說。 「如果八歲的我們遇到三十一歲的我們,你想,他們會有多失望?」朋友問道。 都三十一歲的人了還能聊些什麼?夢想?悲傷?夢想和悲傷早就死去跟二十世紀埋在一起,就只剩下欲望和妥協。 低聲地埋怨、有一句沒一句地申辯、說著連自己都無法說服的安慰詞語、看著流過去的河水、仰頭喝乾啤酒,聊著聊著就變成誰比誰失敗跟誰比誰習慣的問題。 碳烤店招牌的霓虹燈照耀夜色如酒,我們的對話就像冰塊一樣一點一滴地融化在這如酒的夜色裡,明晨太陽出來後一切都會消失無蹤。 坐在回台北的捷運上,朋友疲倦的睡著了,好個疲倦又低路的男性。 「好好睡吧!下一站就是四十歲了。」我坐在一旁這樣想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