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靈光乍洩之香蕉芭樂
關於部落格
  • 8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KLIMT之還我電影票

之前看到KLIMT的畫,總覺得他應該是個女的。那種畫得很精緻,只有女人才能讓我覺得有這樣的細膩度。但是,很久以後,我才知道他是個男的,很且還是很色的男人,甚至得到過梅毒。 在我以贖罪的心情,進到電影院來補充我的無知,讓這部關於KLIMT的歐洲電影好好教訓我這男女不分的亞洲人。不過說實在,我也是有點投機心態,想藉由電影快速把KLIMT的生辰八字甚至幾個女人還有多少幅畫,探得一二,然後再和親朋好友炫耀一番。這種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的成就,五塊歐元就可以買到,想想還真爽。 但我實在錯了,真的錯了。當開始的那一瞬間,一堆人吼吼叫叫的場面出來時,我的頭就開始作痛不已。當飾演Klimt的John Malkovich把蛋糕丟到一個人的臉上,我就知道,這個蛋糕也宛如丟在我的頭上,瞬時我一個頭五個大。 整部電影最可怕的是,從頭到尾出現無數個女人,有裸的,穿者衣服的,在畫裡的,或畫外的。整部戲也繞者一段巴黎的仙人跳打轉。好色的KLIMT不斷穿梭於眾女人之間,但在巴黎得到金牌時,卻被一個伯爵設計,愛上一個雙胞胎其中之一,卻從沒搞清楚誰是誰。在KLIMT搞不清楚誰是誰之際,導演也想讓觀眾搞不清楚誰是誰,整堆女人都極其相似,帶者頭紗,穿者KLIMT式的衣服,電影跳躍的進行,一下在他死前,一下死後,更絕的是,還會有美麗境界的鬼魂跑出來跟他說話,整部電影從頭到尾,我從來不知道那件事是真的,那件事是KLIMT自己幻想的,那件事是導演自己編的,更可怕的是,那件事是因為我已經頭昏而產生的幻覺。 現在想想,一部偉大的電影,可以讓觀眾回家之後,因為實在搞不清楚狀況,只好到網路上找資料,解開迷團。才發現,那個手指好像抽筋的少年看護,原來也是有名的奧地利畫家,SCHIELE,那個不斷彎曲作態的手指,根本就是為了模仿他畫中人的大概是因為痛風還是關節炎所扭曲腫大的手指。喔原來KLIMT死於中風,不是死於梅毒,喔原來那個和他吵架的教授,就是當年沒讓他升等成為教授的元兇。原來,原來,原來導演根本就不是要演KLIMT的傳記,而是導演自己幻想自己就是KLIMT,不斷的在戲中作畫,那一場場屋內雪,魔幻的根本就不像KLIMT,到可以和達利說聲好。原來,原來,導演根本不只作畫,還把當時在維也納的佛洛伊得也拉到戲中,不斷的分析,連KLIMT歇斯底里的媽媽和姊姊,也在一場聚會後,發狂的吼叫。原來,原來,導演根本是要懲罰不作功課的觀眾,刻意在戲裡,好好的玩弄個個場景,作弄了我們這些想要不勞而獲的人。 原來,原來,五塊歐元,可能不真等於五塊歐元,還要加上十塊歐元的頭痛軟膏,和對KLIMT永不了解的魔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