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靈光乍洩之香蕉芭樂
關於部落格
  • 8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切閱讀,都是誤讀

Umberto Eco,義大利文,要怎麼翻呢?烏貝爾托,烏姆貝爾柏托,聽起來都很像,可是怎麼會翻成安柏托呢?安柏托??義大利文可是最遵守羅馬拼音的語言,怎麼會翻成安柏托? 我想來想去,只有一個可能性,就是這是從英文翻過去的。那翻譯者不就是只懂英文?我想到就昏倒,看一本從義大利文翻成英文在翻成中文的書,真像是吃過人家英國人或美國人吃到肚子裡再吐處來的殘渣,我怎麼能吃的下去? 記得以前有個美國讀大學回來的室友,跟他討論到底IKEA是念『一科雅』還是唸成『愛科雅』,就覺得十分頭痛。明明全世界都唸成『一』,美國人偏偏要唸成『愛』,反正英文是最通行最正確的語言,美國又是世界強國,人家布希不也是這樣攻打了伊拉克,還需要什麼理由嗎? 但,我看書總可以選擇一下,不要吃人家吐出來的東西吧。好吧,雖然他是英文翻過來的,但相信這位翻譯張定琦小姐,該有好的中文水準。雖然我很想問他,他不知道會不會高興,在歐洲被人叫成張定機,或張機機之類的,原因是因為歐洲人不會中文發音。結果我愈看愈烏煞煞。了不起,可以讓我實在想回頭被英文或德文虐待,總比再看一些自己最熟悉地語言,卻看半天還是莫宰羊來的痛快。 比如說這句,『所有這些陰謀詭計最終之有一個目的:翦除並非通過軍事力量,而是藉由勸導與哲學鼓吹統一義大利,比兩西西里付出更多無怨無悔的努力的那股勢力。』媽啊,這是什麼句子?翦除啥?動詞後面的名詞勒?什麼是比兩西西里付出更多無怨無悔的努力的那股勢力?看的真是一頭霧水,眼鏡都快掉下來。在看這一句,『所謂歷史學家,不過是群熱心報導現勢的新聞記者,而且還似乎頗感適得其所。』頗感適得其所,真是了不起的用詞,我還頗感力不從心,鳥不從力勒。仔細看他所要說的,不就是那些歷史學家,超喜歡作新聞記者,還洋洋得意,就這麼簡單的翻譯,也要來個咬文嚼字,『頗感』『適得其所』,恩,了不起。 反正身為台灣人,不但要受新聞記者荼毒,連看本翻譯書,也沒辦法暢快淋瀝,真是宿命。就好像以前看杜司妥也夫司機的書,總是逃不過耿濟之的夢魘,那一連串長的不像話的句子,還要像拼圖般拼拼湊湊,甚至連人名都連不起來。但為了那本本精彩的『白癡』,『罪與罰』,『卡拉馬助夫兄弟們』,只好下定決心,把整個暑假都花在連接不成文的字句。但那時我還是有時間的小朋友啊,但沒想當快當上歐爸了,還要受這種苦,老天,你真是不公平。 總之,這本誤讀,也不能免俗的被丟到廁所,當起偉大的廁所書了,但他的運氣差一點,因為實在讀不完整本書,他只好一直蹲在廁所,吸取那日月精華。我只能苦笑的說,一切閱讀,都是在因為在上廁所所以誤讀,你說是吧,親愛的艾可先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