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光乍洩之香蕉芭樂
關於部落格
  • 8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書店廁所不見去

我回到台灣,自然還是興沖沖的往書店跑,誠品=書店應該是台灣人這十幾年來的新定義,就好像幫寶適就等於尿布一般。於是我來到台大誠品,竟然發現,台大誠品把地下二樓當成員工辦公室,自然的,那裡的廁所也就不見了。 書店沒廁所?這簡直是晴天霹靂。對於一個書蟲而言,書店可以看書,喝咖啡,上廁所,簡直天經地義。想想這畫面,看書時突然尿急,只好往外衝,跑到啃得雞,拋下兩拋尿,再回到書店,真是成何體統。想當初,可以尋者書道,聞者書香,尿這麼一下,回程可以看看美術音樂書籍,在慢慢爬回一樓,真是令人愜意。 我對誠品關起廁所這件事,很不是滋味。在德國,書店的廁所,可是唯一不用繳錢的拋灑之所,現在連麥當勞上廁所,都要繳交五十分,大約二十塊台幣。二十塊台幣灑那一泡尿,想想還是不值。我每次都直奔MEYERSCHE,也就是阿亨起家發跡的美麗書店,拋完一泡尿,還可以在書店的咖啡店喝起拿鐵吃起可口的蛋餅,有進有出,豈不快意?所以對於書店廁所充滿感情。 我這次回來,受到書店的打擊不小,首先發現有很多簡體字的書店。對於簡體字我真是不屑一讀,一個由獨裁者下令改的文字,充滿血腥味。而且他破壞台灣出版生態,加上中國盜版甚多,你還真不知道選的書是否對書神不敬。總之,看到大家這樣讀起來甘之如飴,實在心痛不已。再加上看到很多卡爾維諾的書,都是從英文翻譯過來,又是時報出品。想到中時報系現在已是台灣的新華日報,要我給錢壯大他們的出版社,我是真的不願意幹。再加上他們一直出那位奇美小護士的『如何危害台灣叢書』,讓我深感厭惡。總之,我寧願買外文書,也不願花錢給通敵的出版社。 再加上誠品沒廁所,我想我真的快昏厥過去。對於一個以台灣有誠品為榮的台灣人,這樣的打擊真是不小。只好安慰自己,至少在台灣的漫畫出租店還可以上上廁所,還是比德國高上一籌,阿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